欢迎您的光临! 为方便下次访问,敬请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章

马宏达先生:偶像崇拜

59592021-09-30
人性中另一个特点是“迷信偶像”,也是来自我执和法执的投射,投射完美的光环在偶像身上。比如说某人这个方面很有长处,认识他的人接着又发现他有另外一个长处,再发现几个长处就会想象,也许其他方面他也都很优秀。

人性中另一个特点是“迷信偶像”,也是来自我执和法执的投射,投射完美的光环在偶像身上。比如说某人这个方面很有长处,认识他的人接着又发现他有另外一个长处,再发现几个长处就会想象,也许其他方面他也都很优秀。这就是一个“偶像”产生的过程,心理学叫“光环效应”,也叫“晕轮效应”,以偏概全,以点带面,变为成见。

为什么需要偶像呢?一种情况,是找一个榜样,因为自己困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要找榜样带路。另一种情况,跟刚才讲的“法宝”一样道理。我们因为无明深陷思维陷阱而无助,所以想找一个法宝,或者一个偶像,可以依赖他帮忙我们,救济我们。宗教的偶像当然也包括在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成王败寇的心理了。偶像是成功者、强大者,所以崇拜他。

例如西方的宗教,多为一神教,神是人格化的,同时也是强大的,宇宙都是他创造的,他全知全能,主宰一切。可是不知为何没有改造了魔鬼撒旦,也没有改造了众生,可见撒旦和众生都冥顽不化,不可救药。神权和政权的独裁一起,统治西方很多个世纪。后来的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民主运动,是对这双重独裁专制的反动。新教改革之后,说经商、放贷、搞政治都是为上帝服务的工具,与神职人员一样,都是服务上帝,于是启动了资本主义时代,它被赋予了宗教的合法性。同时,大航海时代也开启了殖民运动时代,左手坚船利炮,右手推广他的宗教,掠夺了很多土地与财富,毁灭了不少文明与异族人口,成为资本主义的重要原始积累,推动了工业革命和资产阶级的政治革命,也推动了用于平衡其内部利益的法治与民主机制。西人可以为自己找到宗教的“征服异教徒,拯救异教徒”的所谓合法性。可是《摩西十诫》的后面,也讲了“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贪恋他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他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对此为何不同样遵守呢?耶稣讲的“博爱”“己所欲施于人”,为何不好好遵守呢?

任何事物都是缘起性空,众缘和合而来的。所以分析西方近代以来的崛起,以及工业化、民主化的现象,不能单纯归因于文艺复兴。殖民运动的利益驱动、原始积累与利益争斗,也是重要因素,那比文化的力量就大多了。还有宗教改革等其他很多因素了,不是那么简单。

中国文化不是这样,中国文化是道统文化。这个道统不是儒家的道统,也不是道家的道统,而是整个中国文化的大道统。南师讲过,“中国文化像一把撑开的伞,‘大道’像伞的中心支柱,通天地人的,诸子百家乃至各种学术是辐辏的伞骨分支”。中国文化从上古以来,共同尊奉的是“道”,大道。后来的诸子百家乃至以后的文化,都是以“大道”为最高旨归。这个“道”是什么?超越任何宗教色彩,是宇宙万有合一的大道,也可以说代表了宇宙的本体真理。中国的各种学术或宗教,都是道统文化的演变与外延。各家学术有自己的道,是对宇宙本体大道的探索体会以及形而下的应用,比如政有政道,商有商道,兵有兵道,农有农道,医有医道,君有君道,臣有臣道,父有父道,子有子道,夫有夫道,妻有妻道,友有友道,盗亦有道,更有很多修身养性之道,做人做事、各行各业,都有相应的道。做得不对,俗话说叫作“不上道”“下道了”“歪门邪道”。所以中国人讲究天人合一,民胞物与,仁民爱物,追求道德仁义礼智信。人与人,人与大自然,不是征服关系,而是在道义的层面上,协调亲和的关系。个人自身,注重修身养性。从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文化主张,是基于对人性弱点的深深了解,以及个人修养与国家天下治理的因果关系。文化主张是这样,是基于对人性的深刻了解而来。中国古代,政府人员不多,政治成本不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依靠制度与法律体系与宗族自治、文化自治。这种社会自治并不是什么“奴性”,而是基于文化理性的认同,基于礼义廉耻伦理道德的认同。中华法系也自成一统,与伦理道德文化系统衔接的。

有人说古代中国没有社会,没有契约,没有公民,没有宗教,没有法治,这又是张冠李戴、削足适履的思维了。中国有中国式的社会、契约、公民、宗教与法治系统,不能说不同于西方就等于没有。有众多人群居生活,有文化、有贸易、有自治,当然就有社会、有契约、有信用、有公民、有公德,只是与西方的形态不同而已。譬如契约,契约是社会贸易必需的,契约的本质就是信用。中国古代非常讲究信用、信义,信用、契约并非西方的专利。不能说我们不是白皮肤黄头发蓝眼睛,就不算人类吧!

实际上,中国文化从上古的天文地理学一直到《易经》,一开始就是高度理性的文化,远远超过一般所谓宗教信仰的蒙昧层面。而且自古以来,中国的人文修养文化,都非常丰富深厚。尤其在超越我执法执的高度智慧上,儒释道等多家都有这个学问,而这是西方文化所没有的。尽管五百年来,西方征服了东方,但是并不等于东方文明全部落后哦!譬如你可以杀害一个圣贤,但并不意味着你比圣贤高明。你可以掠夺人,但并不意味着你比他高尚。文明的先进与落后,绝不是成王败寇的简单逻辑所能衡量的。

中国文化素来主张人与人、人与大自然之间,谐和共生,克制自我中心主义,讲究“克己复礼为仁”,讲究天人合一,民胞物与。这与工业化以来对大自然的掠夺式“开发”与破坏形成了鲜明对比,对人类的现实与未来具有很大价值。

西方文化的人与人之间、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竞争与征服的观念更强。打击异教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信一个上帝的不同宗教或教派内部却激烈地斗争。其实他们早期也是克制欲望的,后来经过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殖民运动等,反弹变为放纵人欲了,过犹不及。征服掠夺异教徒和大自然变成习以为常了。尽管耶稣出来讲博爱,号召人们发博爱心,等等,但耶稣不是创教者,他只是改良者,只能改变一部分问题。

崇拜偶像当然包括崇拜明星、菩萨、神仙,等等。如果因为崇拜而变成依赖和迷信,那就变成了自我催眠自我蒙昧了,与自觉自立自强是相反的。不当作偶像,而是当作榜样,可以激励我们努力自强。榜样优秀是他的事情,是他的努力。菩萨也好,老师也好,神仙也好,他很努力,改变了自己,他觉悟了。但是跟我们有多大关系呢?我们即使跟他在一起,如果不努力自觉自立自强,也是枉然。譬如佛教,佛陀本身就是自立自强自觉自度的最好榜样,可是后来被偶像化,被当作求神保佑一样的偶像,反而他讲的自觉方法,却很少有人去研究,去实践。这是我们的无明根性使然。

崇拜偶像的另一种思维演变,就是以完美化、偶像化的标准要求衡量别人。要么寻找各种理由,来高推圣境,“证明”一个偶像的完美化乃至神化,要么寻找一些理由,来全面否定打倒一个偶像。总之,以偏概全,以点带面,各走极端。其实都是众生希求偶像的思维陷阱投射来的。对人如此,对事如此,对历史文化的看法也如此。

——《恒南书院讲演录》东方出版社

转自“南怀瑾东方讲堂”公众号

5959 - 传统文化公益导航

敬请您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本站联系邮箱:5959@5959.cn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