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光临! 为方便下次访问,敬请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章

南懷瑾先生|這一個字,終身行之,受益無窮

子貢問孔子,人生修養的道理能不能用一句話來概括?為人處世的道理不要說得那樣多,只要有一個重點,終身都可以照此目標去做的,孔子就講出這個恕道。後世提到孔子教學的精神,每每說儒家忠恕之道。

01

这一个字

終身行之,获益无穷

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子貢問孔子,人生修養的道理能不能用一句話來概括?為人處世的道理不要說得那樣多,只要有一個重點,終身都可以照此目標去做的,孔子就講出這個恕道。後世提到孔子教學的精神,每每說儒家忠恕之道。後人研究它所包括的內容,恕道就是推己及人,替自己想也替人家想。拿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對任何事情要客觀,想到我所要的,他也是要的。有人對於一件事情的處理,常會有對人不痛快、不滿意的地方。說老實話,假如是自己去處理,不見得比對方好,問題在於我們人類的心理,有一個自然的要求,都是要求別人能夠很圓滿;要求朋友、部下或長官,都希望他沒有缺點,樣樣都好。但是不要忘了,對方也是一個人,既然是人就有缺點。再從心理學上研究,這樣希望別人好,是絕對的自私,因為所要求對方的圓滿無缺點,是以自己的看法和需要為基礎。我認為對方的不對處,實際上只是因為違反了我的看法,根據自己的需要或行為產生的觀念,才會覺得對方是不對的。

社會上都是如此要求別人,尤其是宗教圈子裡更嚴重,政治圈子裡也不外此例。一個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或佛教徒,對領導人——牧師、神父或法師們的要求,都很嚴格。因為宗教徒忘記了領導人也是一個人,而認為牧師、神父、法師就是神。這個心理好不好?好。但是要求別人太高了。從這個例子,就可知恕道之難。後人解釋恕道,把這個恕字分開來,解作如心。就是合於我的心,我的心所要的,別人也要;我所想占的利益,別人也想占。我們分一點利益出來給別人,這就是恕;覺得別人不對,原諒他一點,也就是恕。

恕道對子貢來說,尤其重要。因為他才華很高,孔門弟子中,子貢在事功上的表現,不但生意做得好,是工商業的鉅子,他在外交、政治方面也都是傑出之才。才高的人,很容易犯不能饒恕別人的毛病,看到別人的錯誤會難以容忍。所以孔子對子貢講這個話,更有深切的意義。他答覆子貢說,有一句話可以終身行之而有益,但很難做到的,就是恕。

——《論語別裁》

講到行為,做工夫,行慈悲,要“強恕而行,求仁莫近焉”,就是要勉強自己去做。人最會原諒自己,例如說修止靜(打坐)的工夫,一天最好多坐幾次,自己卻會說忙得很,沒有時間。所謂忙,只是這麼說說而已,並不是真忙;其實是怕坐久了一身酸痛。這就要“強”迫一下,勉強自己去修正,對待自己不好的習性,不可太過放任,要帶一點強迫性來自我轉變。“恕”就是做人做事的時候,對別人要仁慈、寬大,饒恕別人,這是行願的基本。換言之,“強恕”的兩個要點,就是“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如果這樣做去,“求仁莫近焉”,仁的境界就來了。仁是儒家所用的一個代名詞,也就是佛家所說的“此心活潑潑的,空靈的,本來無一物的”那種境界。

——《孟子與盡心篇》

02

你看历史上

真成功的人都有豪侠之气

“克核太至,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而不知其然也。”

所以一個人不要刻薄,如果對自己道德的要求太嚴格,或者要求別人太嚴格,就是“克核太至”。歷史上有幾個皇帝,譬如明朝亡國的皇帝,我們小時候聽的古老相傳,明朝李闖、張獻忠造反,國家被清朝順治皇帝一鍋端走了,形成清朝三百年天下。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崇禎,上煤山吊死了,臨死還說:朕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崇禎皇帝還自認是個好皇帝,怪罪臣子亡了國。

但是老實講,崇禎就是亡國之君,他刻薄多疑,一個當領袖的,做人刻薄多疑就完了,那就是克核太至。多疑刻薄太過的人,“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就變成了心理變態了,心思就怪。所以你們學佛修道學宗教的人,就是常常這樣,對自己要求嚴格,一學宗教對別人要求更嚴格,看別人這一點也不對,那一點也不對,你注意啊,都犯了這個毛病,克核太至。

“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這個不肖真是不肖,就是那個怪心理就起來了。所以西方心理學大多認為,宗教心理病幾乎沒有辦法治療。這一段很重要,研究心理學的人,或者有心研究心理醫學的人,要特別注意。“而不知其然也”,你對自己的心理變態都會莫名其妙起來。我最近這三個月,每天晚上用兩個小時時間,就把二十五史(到清朝),到民國史,重讀了一遍。可是以我頭髮也白了,快要入土之人,讀歷史不禁感歎,替有些皇帝、有些人,真是著急,讀兵書而流淚,替古人擔憂啊!其實不是替古人擔憂,是替未來的人擔憂。歷史上好幾個皇帝,秦漢唐宋元明清,有些帝王真不是東西。很多領袖,“克核太至,則必有不肖之心應之”。這一段文章,又可以寫一篇博士論文,你們說寫論文找不到題目,其實多得很,從中國文化的垃圾裡都抓得出來好題目。

“苟為不知其然也,孰知其所終”,由於自己克核太至,莫名其妙地變成不正常心理,這種變態心理的結果就難說了。所以,很多學佛修道的人,不管出家在家,都是克核太至。真的啊!這是行門,一點都不欺騙你們。我現在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但是我不是佛,只是講老實話。我常常發現你們的心理,都有一種克核太至,現在嚴重的告訴你們,平常我不太講,你們看起來都像個修行人,宋明理學家也都犯這個毛病,就是克核太至。

所以你看歷史上,真成功的人都有豪俠之氣。中東這個領袖薩達特,我覺得他這個人很可愛,可愛之處就是沒有克核太至;他有俠氣。你看他講話笨笨的,嗝嗝嗝……但是說了就算數的啊!就是這一股味道,那不是假裝的,他可愛就在這個地方。

所以你們注意,做人是要學儒家的原理,不能學宋明理學家的那個態度,那都是神經病。學佛也是一樣,要知道學戒行,但是戒行是要求自己,不能克核太至,更不能要求人家。你們往往拿戒行來要求別人,這樣不對那樣不對,你自己早就不對了,早就完了,已經進入變態心理狀況,自己都不知道。這是我今天講得很坦白的老實話,你們搞修養之所以不能成就,就是這個原因。佛殿被稱為大雄寶殿,佛是大英雄,那個氣度多光華!你再看看佛的一生歷史,哪裡像我們大家這樣小家碧玉似的,絕不是這樣。

——《莊子諵譁》

转自“南怀瑾文教基金會”公众号

5959 - 传统文化公益导航

敬请您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本站联系邮箱:5959@5959.cn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