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光临! 为方便下次访问,敬请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章

黄河故事之三十:关龙逄

悠雲詩笺2021-10-22
人都说,武死战,文死谏。忠良之士,眼里揉不得沙子,心里藏不住忠言,不会象那些阿谀奉承之人,尽拣好听的讲,因此,难免会触怒龙颜,引来杀身之祸。古来不乏死谏的忠臣,开死谏先河的是夏朝末年的关龙逄。

人都说,武死战,文死谏。忠良之士,眼里揉不得沙子,心里藏不住忠言,不会象那些阿谀奉承之人,尽拣好听的讲,因此,难免会触怒龙颜,引来杀身之祸。古来不乏死谏的忠臣,开死谏先河的是夏朝末年的关龙逄。

据《灵宝县志》,关龙逄,夏大夫,河南郡人。夏王桀让关龙逄陪他在瑶池观看炮烙之刑。面对不理朝政,整天沉溺于酒色之中的暴君,关龙逄说,“我看君头上悬着危石,脚下踏着春冰,头顶危石无不被石覆压,脚踏春冰无不下陷”。桀笑道,“你是说国家灭亡,我要同国家一起灭亡。你只知我要灭亡,却不知你就要灭亡吗”?桀对关龙逄施以炮烙之刑,关龙逄面不改色,赴火而死。

龙逄死后,归葬于今灵宝市函谷关镇孟村。原冢大数亩,人们为其竖碑上书“夏直谏臣关公之墓”,清末民国初年,墓旁还有陵庙。后来,陵庙在战火中被夷平,墓前立碑也毁于战火,现仅存数尺高的土冢。1956年灵宝县(已改为市)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人们敬慕关龙逄,历代过往官员必到墓前拜谒,传为习俗,不少文人墨客留下诗篇。

汉刘向《九叹·怨思》:“若龙逄之沉首兮,王子比干之逢醢”。唐韩愈《通解》:“故龙逄哀天下之不仁,睹君父百姓入水火而不救,于是进尽其言,退就割烹”。元末明初的刘绍在拜谒比干墓时,曾深深怀念这两位忠良,留下了“直谏有斯人,龙逄事堪拟”的诗句。

明代解州安邑人曹于汴曾写过一首七律,赞颂关龙逄以死明志,以死谏君的志士。

下马高坟泪欲零,忍闻忠荩被严刑。

秋风惨惨天为老,夏历茫茫骨尚馨。

一死犹期成主悟,九州岂意共身倾。

英魂彷佛来相嘱,莫道吾王不圣明。

明代中期,被称作复古派前七子领袖人物的李梦阳,为关龙逄和比干撰写了碑文。文中对这两位以死谏君的忠臣表现了无限的哀思和深深的敬仰。因为李梦阳文章写得好,字又写得好,《双忠祠碑》堪称一绝;再加上两位忠臣品德高尚,故人们称此为“三绝碑”。清代长垣人郜焕元赋诗赞曰。

劲草堂前古柏垂,双忠遗留使人悲。

欲知直节匡前代,更读中原三绝碑。

现在流传下来清代感怀关龙逄的诗较多。许鹏扶以田横的节和屈原的忠来比喻关龙逄,写下了一首《龙逄古冢》。

肝胆空披死谏君,黄河曲里有孤坟。

未绵夏祚终余恨,但殒微躯岂足云。

吊古三杯田横酒,诔芳一部屈原文。

慎无说坏天王圣,知是忠魂不忍闻。

关龙逄墓没留下碑、没留下庙,但他的名字已经深深地印在人们心中。正像清代诗人王道晖在《龙逄古冢》写的,“丹心碧血垂青史,浩气忠魂贯日光”。

读罢关龙逄事,感慨良久,依清代诗人许春台《龙逄古墓》韵作一律咏之。

丹青几度聚忠群,留得黎民空忆君。

诗影随晨行月色,琴声入夜落秋坟。

无须大庙遮飞雪,何必高碑立望曛。

梦过黄河函谷道,风将正气退浮云。

悠雲2021/10/21

转自“悠雲詩笺”公众号

5959 - 传统文化公益导航

敬请您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本站联系邮箱:5959@5959.cn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