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光临! 为方便下次访问,敬请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章

刘 静 孙 良丨终身之计 莫如树人——“昆曲二十年”后继人才培养刍议

昆曲在被列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后,获得了国家的大力扶持和重视,以及社会公众的认可。在这二十年间,全国的昆曲院团能够借助国家政策之东风,在剧院建设、艺术创作以及后辈人才的培养等方面蓬勃发展

终身之计 莫如树人

——“昆曲二十年”后继人才培养刍议

【摘要】昆曲在被列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后,获得了国家的大力扶持和重视,以及社会公众的认可。在这二十年间,全国的昆曲院团能够借助国家政策之东风,在剧院建设、艺术创作以及后辈人才的培养等方面蓬勃发展,硕果累累。目前,活跃于昆曲舞台上的中青年演员多为新中国成立之后所培养的第三代和第四代艺术传承人,他们成为昆曲艺术传承的后继人才,武戏演员和导演是昆曲人才培养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昆曲二十年;艺术传承;人才培养

昆曲相较于其他戏曲剧种具有独特性,它以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典雅的艺术品格,以及完整的表现形式立于戏曲之林。昆曲的发展历史即是其传承和保护的历史,虽在发展历程中几经坎坷、濒临消衰,但仍以顽强的艺术生命力至今绵延不息。究其原因,一是昆曲艺术遗产的丰厚,其代表着中国古典戏曲的最高形态;二是从事昆曲的艺术家坚守阵地,始终以传承民族艺术为己任;三是昆曲艺术的传承方式仍保留着本剧种特色,其以严谨、规范、细腻、系统的方法培养了众多延续艺术脉络的后继人才。正是由于昆曲自身厚重的文化基因,使全国的昆曲院团能够在世纪之初,借助国家政策之东风,在剧院建设、艺术创作以及后辈人才的培养等方面蓬勃发展,硕果累累。目前,活跃于昆曲舞台上的中青年演员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三代和第四代艺术传承人,他们大多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进入剧团,经历了昆曲的低潮期,又在昆曲被列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后,获得了国家大力扶持和重视,以及社会公众的认可。他们不仅成为昆曲舞台上的中流砥柱,也逐渐进入了各院团艺术管理的领导阶层。对于这一代昆曲艺术家来说,他们在艺术上取得的每一份成绩都与国家政策的扶持息息相关。这20年来,国家和各级文化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昆曲的相关政策,全国的各个院团更是积极响应,全力推进昆曲传承和后继人才的培养工作,使昆曲艺术在新世纪得到了空前的保护与发展。所谓:十年栽树,百年育人。20年间,在艺术传承和人才培养方面,昆曲这棵参天大树,可谓花繁枝茂,舞台上更是人才辈出。

一、国家、省市、院团传承项目对人才的培养

2001年以来,我国政府高度重视昆曲的传承和保护工作,并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保护政策,以项目制来推进昆曲艺术生态的全面维护。2004年,在人才培养方面,文化部出台了《国家昆曲艺术抢救、保护和扶持工程实施方案》。该政策的颁布,让全国大多数昆曲院团的青年人才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上受到了规范、严谨、良好的培训。

昆曲表演艺术的传承需要通过“口传心授”这一直接而有效的传承方式。当今社会,虽然科技发达,各类记录文化遗产的科技工具层出不穷,但依然无法替代“口传心授”在传承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甚至,正因为传承辅助工具的日益多样与普遍,重新认识“口传心授”在传统艺术传承中的价值,明确其在传统艺术传承中的核心地位,成为更为迫切的时代话题。为此,2012年文化部启动了“名家传戏——当代昆曲名家收徒传艺工程”,首度在国家级层面上建立了昆曲艺术人才的传承创新机制。该计划通过剧目教学、成果展演、数字化存储这三个方面的定向要求,不仅调动了戏曲从业者的传承热情,更体现了党和国家对于戏曲人才培养和艺术传承的高度重视。

自2013年起,国家艺术基金为戏曲创作、推广、人才培养等方面提供稳定的资金支持。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昆曲专项培训班为例:2016年,上海昆剧团承办“昆曲俞派人才培训班”;同年,浙江省昆剧团承办“昆剧《十五贯》娄阿鼠戏曲丑行表演培训班”;2017年,江苏省演艺集团承办“南昆表演人才培训班”;同年,北方昆曲剧院承办“侯派艺术培训班”;2018年,浙江省昆剧团承办“周传瑛表演艺术培训班”。

昆曲舞台剧目以传统戏为主,其核心价值是表演艺术。昆曲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正在于其表演艺术的精彩。这些专项培训班所邀请的授课老师,都是传授他们经过多年的舞台实践、将丰富的表演融入其中的“看家戏”;对于每一位年轻演员,他们都倾囊相教,一个眼神、一个转身、一个抬腿、一个运气,以至一个出场的脚步都要亲力亲为,力求表演程式的规范和严谨,同时,对艺术创作的规律进行深度解读和阐释。这些弥足珍贵的艺术秘籍,对于即将走上昆曲舞台的年轻演员来说,无疑是一份厚重的艺术财富,在他们的艺术生涯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国家政策的引导下,各院团根据发展规划、人才储备、艺术风格等实际情况制定了相关的后继人才培养方案,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如,上海昆剧团规划制定了“夏季业务集训”和“昆曲学馆”两项方案,主要围绕“出人出戏,以戏带人,承戏传人”的主旨,由各部门联动开展,让包括演员、演奏员等各类青年人才都在夏季集训中得到了专业能力综合的提升;苏州昆剧院定期举办“年度艺术传承考核”项目;浙江昆剧团制定的“传世盛秀·幽兰飘香”传承计划,将授课及汇报成果录制为影像资料保存;永嘉昆剧团特设“永昆培训月”,除了集中实行了“请进来,走出去”的策略,邀请其他昆曲院团的艺术家到永嘉传艺,积极组织本团内部人员开展艺术切磋和技艺交流。各昆剧院团人才培养方案的制定为年轻演员提供宝贵学习的机会,体现了昆曲工作者对传承事业的热忱。

值得一提的是,北方昆曲剧院自2018年起,启动了由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资助的“荣庆学堂昆曲表演人才培养”项目,这个计划主要以挖掘和整理传统的折子戏,每届传承的剧目是40出折子戏。期间,函请剧院里的老艺术家把沉寂多年于舞台的老剧目,或是即将失传的昆弋戏通过录像的方式记录下来,再传给年轻演员。该项目的开展,一方面,对北方昆曲特色剧目的保留和传承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也让团内的年轻演员通过向前辈艺术家拜师学艺,了解北方昆曲的人文、历史,以及艺术风格。在昆曲的传承实践中,这种艺术的熏染和濡养尤为重要。因为昆曲的传承不仅在于传统剧目,更在于其背后的艺术体悟和文化内涵。

多年来,从国家政策到各院团的昆曲传承工作有效整合了各地方昆剧院团的师资力量,不仅提高了传承的效率,也形成了全国范围内的联动机制。各昆曲院团通过对青年演员在承戏、传戏、演戏三方面的定向要求,构建起昆曲艺术人才梯队。昆曲艺术传承项目是我国政府立足于昆曲遗产保护实施的一项重要举措。

二、奖项评定及展演活动对人才培养的作用

昆曲后继人才培养的成果需要在艺术实践中得到检验,奖项评定和展演活动是昆曲演员的重要展示平台。我国政府和各级文化机构开展各类评奖和展演活动主要具有两方面积极意义:一是通过表彰的方式来鼓励和调动昆曲从业者的积极性,使其形成了良性竞争机制;二是以国家平台和艺术高水平的创编剧目来推介舞台中坚力量的优秀人才。

早在2002年11月,文化部就在苏州举办了首届“全国昆曲优秀中青年演员评比展演”。2002年,浙昆青年演员杨崑参演的《张协状元》,获得第十届“文华表演奖”;2007年,在全国首届昆曲青年演员展演中,杨崑、刘威等青年演员凭借论文和参演剧目,分别获得“十佳论文”奖和“十佳昆曲青年演员”;2009年,在第四届中国昆曲艺术节上,王振义独占鳌头,斩获优秀表演奖(十佳榜首)。

这些展演,让昆曲第四代继承人在艺术上逐渐褪去青涩,直接面对舞台,他们的艺术形象也快速进入了大众视野,受到社会的肯定和关注;中青年演员以及一批更为年轻的演员,更加潜心致力于昆曲艺术的钻研,这正是昆曲得以继承和发展的希望所在。事实证明,他们已从昆曲的新生力量成为昆曲舞台上的中流砥柱。这些青年演员在艺术上的成长也印证了20年间昆曲艺术家们始终恪守规范,将昆曲艺术薪火相传,使昆曲艺术人才辈出。

中国戏剧“梅花奖”自1983年设立以来,昆曲界的艺术家几乎每一届都是金榜题名。在2001年前,获此荣誉的艺术家已近30位,他们是张继青、洪雪飞、侯少奎、梁谷音、汪世瑜、林为林、王芝泉、华文漪、岳美缇、蔡正仁、计镇华、张静娴、王丰梅、张寄蝶、石小梅、蔡瑶铣、胡锦芳、林继凡、邓宛霞、黄小午、王芳、张富光、张志红、杨凤一、刘静、翁国生、王振义、史红梅等。2001年以来,在昆曲舞台上,有更多的优秀青年演员崭露头角,这20年间又有近20人斩获“梅花奖”。他们分别来自全国的各个昆曲院团,包括:傅艺萍、魏春荣、柯军、谷好好、沈丰英、俞玖林、张军、孔爱萍、邢金沙、李鸿良、吴双、刘巍、雷玲、周雪峰、沈昳丽、单雯、顾卫英等。其中,张静娴、王芳、林为林等中年艺术家梅开二度,成为“二度梅”获得者。另外,2014年,罗艳获第二十五届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提名奖;2019年,王瑾获第二十九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配角奖。国家给予的这些荣誉和奖励,对中青年艺术家在昆曲事业的发展贡献中起到了激励作用。

三、剧目编创对人才的培养

近年来,昆曲界时有热点发生,演出剧目在传统与时代的碰撞中,持续表现出一种蓬勃的发展活力。在青春版《牡丹亭》和《1699桃花扇》等作品的艺术引领下,“青春版”经典改编作品、由青年演员主演的原创大戏、小剧场实验昆曲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无论从剧目数量还是演出质量上,都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绩。其中,“青春版”经典改编作品有苏昆青春版《牡丹亭》、新版《玉簪记》《西厢记》,浙昆《红梅记》、青春版《蝴蝶梦》《徐九经升官记》,永昆《张协状元》,上昆青春版《长生殿》,北昆《红楼梦》、大都版《牡丹亭》,湘昆《荆钗记》《湘妃梦》等;小剧场昆曲的实践探索有上昆《伤逝》《椅子》《夫的人》,江苏省昆的“新概念昆曲”(《藏·奔》《319·回首紫禁城》《一桌二椅》系列),还有北昆“观其复”系列、《反求诸己》等。这些舞台成果,以剧目编创为形式,以昆曲传统为依托,以时代审美为创新点,在昆曲舞台艺术创作的同时,也为青年人才的成长提供了宽广、多样的舞台。可以说,青春版不仅锻炼了青年演员,青年演员也在为昆曲不断地赋予新的青春含义。

(一)“以戏推人”——创排“青春版”经典改编作品

自“青春版”作品以苏州昆剧院在2003年创排的《牡丹亭》为开端,随后,国内各大昆曲院团陆续启用新人,推出作品,以青春靓丽的形象亮相于昆曲的舞台。苏昆青春版《牡丹亭》由著名作家白先勇主持制作,由青年演员沈丰英、俞玖林、沈国芳、屈彬彬、吕佳、唐荣等主演,使昆曲舞台上呈现出一股青春的活力。

此后,江苏省昆又推出由田沁鑫执导、改编的《1699桃花扇》。该剧以青年演员为主体,同时又汇聚了全院老、中、青三代人才力量,打造出不同于以往舞台呈现的全新昆曲《桃花扇》。该剧的两位主演施夏明、单雯是2005年从江苏省戏剧学校毕业、年仅十八岁的年轻人。剧院领导为了让年轻一代能够早日登上昆曲舞台,成为第四代省昆的接班人,特聘请院里的石小梅、胡锦芳、黄小午、赵坚、柯军、李鸿良等艺术家,对他们实行一对一指导,倾囊相授,令“青春版”的艺术探索更趋多元和成熟。

浙昆排演的《红梅记》作为国家昆曲艺术抢救、保护和扶持工程资助剧目之一,由浙江昆剧团倾力打造的新版昆曲《红梅记》,于2014年7月在杭州红星剧院进行了首演。该剧不仅为浙昆“万字辈”优秀青年演员量身打造的,又是给予年轻演员在舞台实践上的一个好机会。

2004年,上昆创排的以张军、黎安、沈昳丽等青年演员为主演的青春版《长生殿》。当时,这批青年演员刚刚进团,便有这样难得的锻炼机会,也充分体现出上昆对青年人才培养的重视。此后,上昆陆续排演《绣襦记》《占花魁》《牡丹亭》等剧,也都启用新人,为青年演员在承继昆曲传统剧目上搭建了一个良好的平台。

当年永昆演出的《张协状元》亦曾引起昆曲观众的广泛关注。早在2000年,此剧就获得首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优秀展演奖,2002年又获文化部第十届文华新剧目奖和中国戏曲学会奖,并赢得“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流派(永嘉昆剧)”的美誉。该剧的主演林媚媚现已过古稀之年,她依旧将艺术传承给永昆的年轻一代,并把自己的代表作《张协状元》传给永昆的新生代,继续为昆曲做贡献。

北昆排演的《红楼梦》分为上下两本,共5个小时。该剧是北昆近年来特为培养青年演员打造的一部新编剧。该剧全部启用昆曲新生代演员,并有多位中青年演员倾情配演。这些初出茅庐的演员,通过在《红楼梦》中的选拔、学习、排练、演出的大量实践后,逐渐走上了昆曲舞台的中间,成为剧院的青年中坚力量。

青春版《荆钗记》是湘昆培养青年演员的重要剧目之一。最令人关注的是剧中大量保留了“湘昆”特色。此次“湘昆版”的《荆钗记》是由已故湖南省昆剧团创建人之一的李楚池先生整理改编,并由他和傅雪漪先生作曲、唐湘雄导演,三人携手共同在原本基础上整理改编而成的。湘昆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在艺术创作中以民族古典艺术的基本精神为原则,力求表现形式的古朴与素雅。使湘昆的艺术特色,通过这一剧目的演绎,成功地在青年一代身上得到了艺术延续和传承。

由上观之,通过打造青春版改编作品,全国各个昆曲院团都为青年演员演出传统昆曲剧目开辟了较为宽广的艺术空间。通过青春版的舞台,一派青春,一片阳光,与时代同行,充满生机。这些青年演员接触的是传统,面向的是时代,在展现青年一代昆曲人传统功底的同时,也为昆曲的时代发展注入了青春的活力。

(二)为青年演员打造原创大戏

由“青春版”培养出来的演员,他们经过了多年舞台的锻炼,大多具有了一定的传统基底和艺术创造力,他们已开始在原创作品中独挑大梁,饰演主要角色。这也是各地昆曲院团为培养青年演员所做的第二大类工作。

《当年梅郎》是由施夏明担任主演,此戏不仅聚当代京昆两界优秀青年演员于一堂,也是对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的一次集体献礼,还是对当代昆曲的一次集体探索。如今的施夏明早已褪去当年饰演侯朝宗的青涩,成为江苏省昆剧院第四代中的佼佼者。为此,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王馗曾在他的专访文章中讲:“施夏明在从艺至今的艺术生涯里,始终沿着昆曲传承的这条通途正脉,不断地提高,不断地成熟。通过他的承接与演绎,实现了‘青春版’的再创造。”

浙昆排演的《浣纱记·春秋吴越》一剧,是青年老生演员鲍晨担任主演。昆曲舞台上曾有所谓“一生难求”,指的是老生行当的稀缺,而非是小生一行。排演此剧则体现了浙昆“出人、出戏、出精品、出效益”的一贯发展理念。

苏昆俞玖林主演的新版《白罗衫》是一部具有人文关怀的剧目。新版《白罗衫》主要是以传下来的“骨子戏”《看状》一折为重点,无论从表演程式、表演方法,还是人物繁难而复杂的内心戏,对于俞玖林这位擅长巾生的才俊来说既是考验也是锻炼,更是提升和拓展了他全面的艺术才华。

《景阳钟》在上海昆剧团的发展历史上具有特别的意义,既是人才代际转换的标志之作,也是上昆第三代传人整体扬帆之作。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景阳钟》就成为上昆催化新人的重要剧目。该剧是为“昆三”“昆四”为主的青年演员量身定制的,通过剧目打造、人物塑造,希望达到以戏推人、以人出戏的目标,承继上昆“文武皆备、行当齐全”的艺术优势。

湘昆排演的《乌石记》,演员分A、B两组,A组由罗燕担当主演,保证了剧目的艺术水准和表演水平,B组则由湘昆青年演员刘婕、卢虹凯负责领衔。A、B两组交互排演,实现了该剧在中青年两代中的艺术传承,既保存了湘昆在新编剧目中的艺术探索经验,又为青年演员的成长提供了稳固的发展平台,使湘昆青年一代有更多接触、学习和继承湘昆艺术遗产的机会。

由上观之,通过为青年演员编创原创大戏,使全国的各个昆曲院团的青年演出力量都得到很好的锻炼,也为日后他们成为昆曲舞台上挑梁的演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小剧场昆曲的实践探索

小剧场昆曲是青年人艺术实践的重要阵地,各院团以此方式培养了众多具有创造性的青年艺术人才。

2003年,作为上海首部小剧场实验昆曲《伤逝》,是由上昆的黎安、沈昳丽、胡刚共同主演的。该剧是根据鲁迅同名小说改编,舞台呈现令人耳目一新,叙事方式、舞台调度、舞美音乐等方面皆有突破,对现代昆剧的创作与探索具有深刻意义。其后,他们又创排了实验昆剧《椅子》,是改编自法国剧作家尤金·尤内斯库的同名代表作,在保留原著关于人类存在意义和命运叩问的现代精神的基础上,又进行了中国化与昆剧化的全新创作。

江苏省昆的“新概念昆曲”(《藏·奔》《319·回首紫禁城》《一桌二椅》系列)是柯军艺术理想的重要衍生作品。如《藏·奔》就把生活中的柯军和他所扮演的林冲放置在一个时空中,由“我”对现实处境的思虑引出林冲的夜奔,又以林冲的困境与抉择呼应“我”的醒悟。与此同时,柯军的新概念实验剧,并非仅仅停留在个人创作的范畴中,而是时刻把自己的艺术理念与年轻演员分享,并在两代艺术家的交流碰撞中,实现了对青年演员在艺术思想上的开拓与引领。柯军的学生杨阳也参与到了这些新概念昆曲的创作中。如《319·回首紫禁城》就是杨阳主动提出并创作的一部作品。

2019年,北方昆曲剧院的年轻演员刘恒主演了小剧场实验昆曲《反求诸己》。一出由成语改编的小剧场创新剧目,在当下生存语境中,却有着高度预警意味。该剧将成语故事依托昆曲传统的表演形式,并赋予当代哲思,是小剧场昆曲剧目的又一次全新探索和尝试。值得一提的是,刘恒作为剧中的主要演员,他曾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在系统学习了戏曲表演创作与研究后,顺利地拿到了戏曲艺术硕士学位。这对于一个长期在舞台上打磨的年轻演员来说,是一次难得的从理论学习回到艺术实践的机会,也直接影响了他的艺术创作理念。在《反求诸己》的创作后,刘恒又接到了剧院让他参演新剧《救风尘》的机会,并饰演周舍这一角色。从英勇武生到风流不羁、欺负女性的富家公子,这种角色的转变对一个年轻演员来说,很有难度。但由于有过创排《反求诸己》的经历,他在艺术创作上有了蜕变的可能。从这个角度来说,角色的反差之于青年演员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小剧场戏曲不一定带来戏曲作品的经典化,但却以灵活的运营机制,为戏曲推广和发展找到了新的出路。在小剧场戏曲的创作中,传统有了新面貌,现代有了向古人对话的机会,青年演员也有了更多与新时代相适应的实践机会,由此,成为提升青年演员综合艺术素养的新平台。 

 

四、国际文化交流对人才的培养

20年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不断推进,以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实施,昆曲已成为中国对外艺术交流的文化象征,这对于昆曲人才的培养同样具有非凡的意义。

自2001年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后,在对外艺术交流中,昆曲走出了国门,各种艺术交流也日渐频繁。2008年,苏州昆剧院携青春版《牡丹亭》远赴欧洲演出。2012年在伦敦举行的“北京文化周”系列活动中,北方昆曲剧院上演了《续琵琶》和《红楼梦》剧目。2013年由江苏省昆、香港进念·二十面体联合主办了“朱鹮国际艺术节”。2015年,由北方昆曲剧院优秀青年演员杨帆和张媛媛主演的《图雅雷玛》,赴俄罗斯演出,成为沟通中俄文化的又一座艺术桥梁。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伦敦发表了题为《共倡开放包容  共促和平发展》的重要演讲,强调中英两国应坚持开放包容的心态,并提议2016年,正值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之际,中英两国可以共同纪念这两位文学巨匠,以此推进两国人民交流,加深互相理解。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倡导和中英两国相关部门共同努力下,2016年昆曲的对外交流活动也开启了新高潮:8月16日至26日,浙江昆剧团、苏州昆剧院携《牡丹亭》赴欧洲进行演出。

同年,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吴玉霞、刘静等艺术家组成“艺苑国风”小组,该小组曾先后受邀赴俄罗斯、泰国、德国、新加坡、老挝及中国台湾多所大学进行专场演出和文化交流,被称为是一支虽小而精,又是融舞台与讲台相结合,极具她们各自独特的艺术风格的组合。

2018年,她们再次受邀前往德国,在历史悠久的马丁路德大学进行艺术访问。期间,她们以融教学、研究、演绎等多重视角,为该校音乐学院的师生们做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演讲。当晚的讲座,每一位艺术家从各自艺术专业、细致入微介绍了中国乐器中的琵琶、扬琴、二胡等其艺术特色及演奏技巧等。昆曲作为中国传统经典艺术,在讲述其艺术特色、历史文化的同时,特别向他们讲述了经典剧目《游园惊梦》中所赋予的含义和其文化背景,并采用了边讲边示范的表达方式,将唱词中的含义结合舞蹈身段传达给他们;还尝试教会他们在中国戏曲表演中,善于运用不同手势来表达人物内心丰富的情感。随即,德国的大学生们饶有兴趣地边听边模仿着做出各种不同寓意的手式,如:作揖、打背躬、欢喜、烦闷、左顾右盼等。尤为重要的是,在演讲即将结束时,笔者刘静特别邀请一位德国版的“柳梦梅”一起参演了昆曲《惊梦》中杜丽娘与柳梦梅相见时的一段表演。这段特殊的“中德版”的《惊梦》表演,让人拍手叫绝,教室气氛达到顶点,在座的德国教授和学生们都被昆曲艺术所折服。最后,演讲安排了“一问一答”环节,这也是在国外大学举办演讲时不可缺少的一个内容。从他们所提出的问题和观点中,我们体会到这样一次融合讲与演的综合性、视角独特的艺术讲座,对于传播中国传统文化颇具深远意义。这种与国外的艺术家们进行直面的接触和艺术交流所引发出深层的思考,更是有助于我们在未来的国际艺术交流中,将我国的昆曲推广到国际舞台上。

除各大昆曲剧团受邀参加的国际艺术节、商业演出等之外,海外各地及各大高校的孔子学院也为昆曲的国际交流搭建了平台。目前,中国已于140余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500余所孔子学院,各类学员达210余万人,孔子学院也已成为中国文化传播和国际交流的重要窗口。作为承载中国深厚传统文化底蕴的戏曲艺术,当之无愧成为各孔子学院各类艺术活动中举足轻重的文化要素,而作为第一批非遗项目之一的昆曲,也必然在孔子学院的国际文化交流中承担越发重要的职责和使命,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和推广昆曲艺术做出努力。

国际文化交流,往往以探寻人类文明之间不同文化价值观念和艺术追求为目标。而在国际文化交流过程中,大量社会信息涌现和文化观念的分野可以为艺术创作提供新思路和新方法,对于昆曲青年人才艺术上的精进大有裨益。这20年来,各个昆剧院团的青年人才,逐渐走出国门参加各种艺术节,他们在参与国际文化交流、与各国艺术家交流互动的同时,也在不断推动昆曲的创新和创作。这种做法不仅拓展了昆曲青年人才的艺术视野,也触发他们的创作热情,使他们尝试着不同的艺术表达方式,从文化交流中汲取养分。

昆曲在数百年的发展历程中,积累了大量的表演技艺精髓。如何在当代更好地继承这笔艺术财富,则是所有昆曲人需要共同思考和面对的问题。昆曲新生代力量的成长离不开前辈艺术家的传承,繁荣发展戏曲事业关键在人。为此,2020年,文化和旅游部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和中宣部、文化部、教育部、财政部《关于新形势下加强戏曲教育工作的意见》,决定通报表扬100名优秀戏曲专业专兼职教师。本次通报表扬工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首次开展,涵盖老中青三代教师。他们扎根在教学一线,为戏曲专业人才培养做出了突出贡献。其中,昆曲传承人汪世瑜、王芝泉、刘静、王振义等被评为首批全国戏曲“百优”教师。

目前,各个院团的昆曲人才仍然存在不均衡的现象,即表演专业中的生行、旦行远超于净行、丑行,文戏演员多于武戏演员。这种情况导致有些院团原来在武戏上颇有一些独特的剧目,但由于缺少出色的武戏演员,如今很多剧目难以上演。因此,武生、武花脸、武旦、武丑行当,都是急需培养的对象。希冀将来能够重视培养武戏演员,使院团行当齐全、文武兼备,让昆曲青年从业者拥有更多施展才华和传承艺术的机会。另外,从全国范围来看,现今戏曲创作和发展出现“新型”瓶颈,即是在昆曲界,如林为林、翁国生、柯军等表、导演双修的人才十分匮乏,这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作者简介: 
 

刘 静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主要从事戏曲表演创作与研究。

孙 良

中国艺术研究院戏剧戏曲学系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戏曲表演创作与研究。

转自“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众号

5959 - 传统文化公益导航

敬请您记住本站网址: 5959.cn

本站联系邮箱:5959@5959.cn

相关标签: